月色寒 > 玄幻魔法 > 斩妖除魔:我能无限推演武学 > 第九十六章 还要试试本官手中的刀是否锋利吗?

第九十六章 还要试试本官手中的刀是否锋利吗?(1 / 2)

听着王阎这句杀意浓厚的话语,众村民不禁注意到王阎那略显狰狞的面孔。

一时间,那种底层民众对于朝廷法度的畏惧涌上心头,让他们脚步略作停顿,神色有些举棋不定。

“娘的!怕个球!老子就不信这狗官敢光天化日下杀我们!”

“咱们留水乡一向同进同退,大家都是不出五服的亲人,怕他作甚!”

“没错!大家并肩子上!拿下他,让他跪在水神娘娘面前忏悔!”

“在留水乡这地界,我们的规矩才是规矩!就算拿朝廷压咱们也不好使!”

“为了水神娘娘,拿下他们!!!”

……

村民中的狂热分子回过神来,对自己刚才被吓住感到羞愤,然后卖力的撺掇起其余人的情绪。

众村民闻言,顿感一股勇气油然而生,便挺起手中的鱼叉锄头,再次向王阎逼近。

下一刻。

一抹刀光闪烁,五六名迈出步子的村民当即人首分离。

接着,他们只觉得一道狂风从身边呜啸而过。

又是几颗头颅高高飞起,鲜血在劲风的作用下,喷洒到一旁没来得及向前迈步的村民脸上。

“杀人了!官差杀人了!!!”

感受到那股温热咸湿的感觉,迸溅到鲜血的几名村民,不敢置信的停在原地摸了摸。

当他们看到手上的血迹时,顿时吓得亡魂大冒,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。

王阎没有因为他们的尖叫而停下手中的动作,直到将之前出言挑衅的几人尽数斩杀,他才缓缓放下手中不断滴血的戮魔刀。

此时此刻。

之前还在叫嚣着拿下他的村民们,就宛如吓破胆的鹌鹑一般,一个个面带惊恐,连连向后倒退。

“你!你你!你怎么敢杀人的?!”

“我们留水乡世代有人入朝为官,可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村落!”

“你就不怕朝廷治你无辜屠戮村民之罪吗?!”

陈寿看着正在擦拭刀身血迹的王阎,颤抖着举起手中的拐杖道。

“看来……你们真是无法无天惯了!到现在还敢用朝廷来压本官?!”

“本官刚才是不是说过,再敢上前一步者死?!”

“谁给你们的胆子,让你们敢把本官这个百户的话当耳旁风?!”

“是镇魔司给你们好脸给多了?还是你们那个水神娘娘给你们的底气?啊?!”

“是不是觉得你们仗着人多,就能法不责众,本官也就不敢对你们下手?”

“以前那是镇魔人怕你们去闹事,所以不愿跟你们一般见识。”

“但是……本官可不怕!还有谁要试试本官手中的刀是否锋利吗?”

王阎举起戮魔刀,缓缓举向四周的村民。

阳光照耀在亮白的刀锋之上,顿时迸发出刺目至极的光芒。

邓参艰难的吞了吞口水,心中对王阎这般狂妄的行径感到一阵发憷。

留水乡的问题镇魔司之所以不管,并不是不能解决。

而是因为牵涉那个水神,没人愿意惹自己一身骚,更不愿承担闹大的后果。

不得不说,这位大人胆子可真够大的,但……真他么解气!

面对这柄明晃晃的刀,一众村民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愣是没有一个敢站出来的。

这种抱起团将官差赶走的常用手段,首次在王阎身上失去了作用。

那些之前有种冲上去的人,这会儿正躺在地上倒头就睡,长眠不醒。

被一时激起的那股悍勇之气,此时也尽数化作对王阎的无尽畏惧。

一时间,他们似乎重新拾起对官差的敬畏,却不知道该如何收场,只能下意识看向了乡长陈寿。

此时此刻。

各种情绪在陈寿的脸上一一上映,伴随他的脸皮一阵抽搐,最终定格在了之前那副伪善的面孔上。

“好!大人杀得好!他们公然袭击镇魔人,阻碍大人办案,确实该死!”

“至于你们……大人刚才没连你们一块杀掉,就算你们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了!”

“现在还在这儿看什么?还不赶紧滚回家去!”

陈寿从王阎身上清晰感受到了一抹冷厉的杀意,态度当即一百八十度大转弯。

他一边强笑着违心肯定王阎的做法,一边对村民们呵斥示意。

围过来的村民们听到这番话,如释重负一般的向外退去。

那副着急忙慌的样子,与之前的气势汹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“有句古话说得好,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

“陈乡长之前还在拿朝廷压我,要治我的罪,这会儿又夸我杀得好。”

“我看……陈乡长就是这样一个俊杰,陈乡长觉得对吗?”

王阎默默看着村民退开,毫不客气的对陈寿冷嘲道。

“额……百户大人莫要再拿老朽说笑了,您不是

最新小说: 难驭 苍穹霸体诀 非要我当万人敬仰的魔尊 凡人修仙:从山匪到仙人 洪荒,不成圣照样逍遥 磁场癫佬纵横仙界 神话解析,知道剧情的我无敌了 画堂春 纵是仙界,我亦独尊 系统赋我长生,活着终会无敌